欢迎您访问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时间: 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济社会 > 劳动就业

兜底救急情暖神州——全国就业扶贫工作综述

来源: 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时间: 2017-10-08 01:06

分享到:

2017年8月,郭瑞霞实现了自己一年前设定的目标。

一年前,郭瑞霞得知家乡山东省鄄城县积极推进就业扶贫工作,便将自己在青岛的加工厂搬到了家乡。在人社部门的帮助下,“鑫冠帽业”扶贫车间很快投入生产。

“创建扶贫车间之初我就想,不仅要给贫困群众提供就业岗位,让他们有稳定的收入,还要增强他们对生活的信心,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郭瑞霞告诉记者。目前,扶贫车间吸纳了几十名贫困村民稳定就业,帽子、衣服等产品远销俄罗斯、墨西哥,大家的精气神很足。

如今,跟“鑫冠帽业”类似的就业扶贫车间、扶贫驿站,在全国遍地开花,成为帮助贫困村民增收脱贫的重要平台。

2016年12月,人社部、财政部、国务院扶贫办出台《关于切实做好就业扶贫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围绕实现精准对接、促进稳定就业的目标,通过开发岗位、劳务协作、技能培训、就业服务等措施,帮助一批未就业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帮助一批已就业贫困劳动力稳定就业,帮助一批贫困家庭未升学初、高中毕业生就读技工院校毕业后实现技能就业,带动促进1000万贫困人口脱贫。

自此,就业扶贫工作迈入崭新阶段。

“就业扶贫工作责任重大,使命光荣,这是中央交给人社系统的硬任务,也是人社部门保民生、兜底线、救急难的职责所在。”人社部副部长张义珍说。

扶贫车间模式——把精准扶贫之水浇到贫困之根上

2016年8月23日,45岁的林素金第一次走进“鑫冠帽业”扶贫车间。

林素金一家是鄄城县彭楼村的建档立卡户,仅靠农业耕作维持生活。如今,林素金在扶贫车间一个月收入2000元左右,让一家人很满足。“我这个工作不影响农活,农闲时就过来做工,拿计件工资。车间离家很近,我可以照顾老人,真的很不错。”

林素金道出了很多贫困务工人员的心声。

面对劳动年龄内农村贫困人口规模大,但因文化程度低、身有病残、需照顾家庭等客观原因,无法外出转移就业的实际难题,2016年以来,山东省积极促进就地就近转移就业,打造了以就业扶贫车间为载体的就业扶贫新模式。

山东省的探索,是全国很多地区的缩影。

新疆南疆的卫星工厂、江西宁都的电商园、安徽岳西的扶贫基地等一大批就业扶贫车间模式,不仅探索出就近就地转移就业的新路径,还充分挖掘了贫困地区在劳动人口、特色产业、闲置土地等方面的优势资源,将贫困人口转移就业的“先天劣势”转化为人力资源的“后发优势”,意义不凡。

这样的探索,不仅稳住了贫困群众的收入,更稳住了大家的心。

2016年,贾红霞实现了在家门口务工的愿望。“家里有老人和孩子,我不能外出,现在在家门口打工,每个月能挣2000多元钱,解决了家里的大问题。”

贾红霞一家是陕西省平利县的贫困搬迁户。平利县是秦巴山区连片扶贫开发国家级重点贫困县,建档贫困人口超过10万人。

2016年,平利县探索打造“社区工厂+贫困户”的就业扶贫模式,在11个乡镇25个社区建立了47家工厂,让群众就近就地就业,保障贫困户持续稳定增收。

当前,就业扶贫车间已经成为贫困群众精准脱贫的重要渠道。各地通过扶贫车间的建设,取得了贫困人口有效脱贫、企业缓解招工难题、村集体经济发展壮大、贫困地区就业创业活力增强的多赢成效。

目前,山东省有就业扶贫车间2720个,安徽省建设就业扶贫驿站482个,陕西省建立社区工厂74家,江西省力争实现就业扶贫车间乡镇全覆盖。

劳务协作机制——探寻可持续发展的扶贫之路

20岁的江燕回想起一年多前到广东深圳务工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

“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很担心,来到厂子后发现这里很安全、很干净。家乡人社部门一直帮我解决各种困难,让我很安心。”2016年4月,江燕乘火车南下,成为深圳欣旺达电子厂的一名工人。如今,她每个月工资4000多元,成了一家人的希望。

江燕是湖北省郧西县与广东省开展劳务协作试点工作后,第一批受益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转移就业劳动力之一。

2016年1月19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提出通过劳务协作对接推进精准脱贫,为就业扶贫指明了方向。

2016年4月,人社部、国务院扶贫办组织广东与湖南、湖北开展劳务协作试点。几个月的时间里,试点地区聚焦“实现精准对接、促进稳定就业”的目标,精心组织,全力推进,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加强对接协作,促进稳定就业;拓宽就业渠道,促进就地就业;加强职业培训,提升就业技能。随后,就业扶贫劳务协作在各地全面铺开。

2017年4月,人社部办公厅、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就业扶贫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督促指导东西部扶贫协作省份开展省际劳务协作、中西部省份开展省内劳务协作。

江苏与陕西建立定期交流和互访工作机制,山东和重庆开展大规模联合招聘活动,上海已吸纳2900多名云南贫困劳动力就业……

在粤湘鄂三地开展定向招录贫困家庭子女免费就读技工院校取得积极成效后,全国多地展开鲜活实践,通过为贫困家庭子女提供技能培训,撬动家庭脱贫的长效机制,阻隔贫困的代际传递。

2016年7月,人社部和国务院扶贫办联合下发通知,在全国组织开展技能脱贫千校行动,实现“教育培训一人,就业创业一人,脱贫致富一户”的目标。这为千万贫困家庭送来希望。

2016年9月1日,来自湖南花垣县贫困家庭的龙金荣,第一次走出大山,走进深圳技师学院,成为模具专业的一名新生。“我非常珍惜这宝贵的学习机会,我会努力学习技能改变自己和家人未来的命运。”

这样的憧憬萦绕在万千贫困家庭学子的心中。

精细服务标准——打开精准脱贫新的一扇窗

2017年2月16日,在浙江打工的胡玉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我爸在电话里说,县里人社局组织大家到上海务工,他很想出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岗位。”胡玉从浙江赶到上海,想帮助父亲把把关。

让胡玉没有想到的是,从就业岗位的对接到企业环境的考察,从出行路上的陪伴到面试考核的帮助,云南省镇雄县人社局都给予务工人员周到的安排和悉心的照顾。

“人社局帮助联系的企业,环境好,收入也很高,让我很放心。”胡玉说,“和父亲一起来的还有15名老乡,人社部门的同志一路护送大家来到上海,非常贴心。”

几年来,云南省人社部门紧紧围绕精细服务精准脱贫,以有组织转移就业为核心,通过提升规范化、标准化和制度化实现培训一人、就业一人、参保一人、脱贫一户、带动一村的“五个一”工程建设,让就业扶贫工作跃上新台阶。

几年来,在就业扶贫的前行路上,各地人社部门始终与贫困群众同此心、同此情,既有相互搀扶的情谊,更有携手共进的希望。

2017年春节前后,人社部在全国组织开展“春风行动”,将就业扶贫作为重要内容,为177万名贫困劳动力提供免费服务,帮助112万名贫困劳动力实现就业。

随后,人社部会同国务院扶贫办组织遴选1465家企业作为全国就业扶贫基地,搜集适合农村贫困劳动力的就业岗位,在中国招聘网上开设“就业脱贫供需对接”专栏发布,为贫困劳动力搭建全国性的求职信息平台。